欢迎您进入冰川诗丛之:《神让我遇见你》 随想  《那美丽的山坡上随想   那隽永的夜色随想
  首页 交流       《樱花摇曳在风里随想  《好象夏的晚风》 后记   天上那弯眉月后记 访客留言
   

徜徉在溪水旁
我徜徉在溪水旁,
那早春的溪水,
散着冰雪消融的芳香,
藕荷色的晓雾,
吻着树梢,
在天上流淌。
为什么,
不走来一个玉兰般的姑娘?
结一条长辫,
蕴着早春的哀凉,
雪一般的皎洁,
月一样的目光。

我徜徉在溪水旁,
那早春的溪水,
散着冰雪消融的芳香,
溪边玉兰含苞欲放,
唤着晓雾,
唤着初阳,
风在一边彷徨。
为什么?
不走来一个玉兰般的姑娘,
穿白色长裙,
眉似漓江,
那长辫绽开,
秀发瀑布一样流淌。

我徜徉在溪水旁,
那早春的溪水,
散着冰雪消融的芳香,
那玉兰映满了溪水,
似晶莹的雪,
似月下的霜,
皎洁在水中荡漾,
为什么?
不走来一个玉兰般的姑娘?
荡着船儿,
默默无言,
带我远行,
去她遥远的故乡。

我徜徉在溪水旁,
那早春的溪水,
散着冰雪消融的芳香,
太阳将要落山,
丝雨蒙蒙,
溪水泱泱,
寂寞在我心中流淌,
为什么?
不走来一个玉兰般的姑娘?
雨湿了她的秀发,
雨湿了她的衣裳,
那雨珠儿,
和着她晶莹的泪,
一起流淌。

我好象
我好象梦里与你相约,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你问我,
那里可有栀子花的芳香?
我说,
那里有一条美丽的山路,
林荫幽静,
山溪流淌,
溪边芳草,
溪水清凉.
你高兴得美目闪亮,
轻挨我象绵绵的羔羊...
梦醒了,
在夜的孤灯下,
我翻那部集子,
翻过去的梦想...
儿子轻轻的梦呓,
他在酣睡中生长...
我梦中的相约,
已成西天的云裳,
我梦中的相约,
和你的笑靥,
你可知吗?
在蚀我的心,
酿我的忧伤...

那幽静的小径
我愿与你沿溪而行,
那幽静的小径,
落英缤纷,
丁香浅红,
什么也不说,
直到夕阳深红。
我愿与你沿湖而行,
那幽静的小径,
芳草萋萋,
山青湖静,
什么也不说,
直到星稀月明。
我愿与你沿江而行,
那幽静的小径,
远帆点点,
水波清清,
什么也不说,
直到月如华灯。
我愿与你沿海而行,
那幽静的小径,
椰风阵阵,
海涛声声,
什么也不说,
直到美目泪盈。

我愿是草地
我愿是草地,
深厚而青葱,
春日和煦,
只要我的爱人,
踩下时,
留下依稀的痕,
和她倩丽的影子...
我愿是山路,
崎岖而幽静,
风却轻轻,
只要我的爱人,
走过时,
留下依稀的痕,
和她芬芳的气息...
我愿是岩石,
冰冷而坚硬,
任风浸雨蚀,
只要我的爱人,
肯把它,
用心来打碎,
修好她的小屋和水池...
我愿是风,
清凉而纯净,
在夏日里,
只要我的爱人,
难耐时说一声:
"多清爽的风..."
那怕是,
淡淡地自语...

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
我梦见一位美丽的姑娘,
她的眼睛象秋天的月亮,
那月光清泉般流淌,
她的眉似漓江,
江水里蕴着深郁的哀凉。
她穿淡雅却不能再瑰丽的衣裳,
她的窈窕引着我梦中的目光。
她的笑声明丽又晴朗。
她的表情玉兰那样安祥,
她的微笑春水般荡漾。
她的脚下总有美妙的曲子奏响...
只要听到那曲子,
我的斗志便会重新昂扬...

很久以前,
我梦见一位美丽的姑娘,
她喜欢高山的巍峨,
大海的奔放,
她喜欢独行侠一般,
去她不曾去过的地方。
有一次,
她眼里含着深郁的哀凉,
凝我良久,
走过来,
久久地吻我,
亲吻我的胸膛,
我心震颤,
为她撤下一江的泪水,
我心从此伴在她的身旁,
即使永别人世,
这颗灵魂
也永远佑着她的芬芳...

很久以后
很久以后,
也许是在某个
明丽而幽静的海里,
有两条离群的鱼,
比肩击水,
彼此恩爱,
流连游戏...
很久以后,
也许是在云天的高处,
有两只雁在比翼,
相伴相依,
雁鸣徐徐,
不忍相离。
知道吗,
那就是我和你...
我的朋友,
请理解我们,
我们千年相候,
彼此心仪...
生时相遇,
未曾有时...
我们苦苦寻觅、
寻觅...
只求一释:
世间有真爱,
永恒的爱,
永远的美丽...

很久以后,
也许是在一处森林,
人迹罕至,
有一根藤和一棵树
紧紧地拥在一起,
极尽缠绵,
令人叹息...
很久以后,
也许就在小河边,
有一阵凉爽的风
轻抚着一片美丽的叶子,
风儿徐徐,
叶儿低语...

知道吗,
那就是我和你...
我的朋友,
请理解我们,
我们千年相候,
彼此心仪...
生时相遇,
未曾有时...
我们苦苦寻觅、
寻觅...
只求一释:
世间有真爱,
永恒的爱,
永远的美丽...


浅浅的梦里我说:
我愿作一棵树,
挽着我心爱的叶子,
任凭风雨凄凄。
我愿作一溪春水,
拥着我心爱的鱼儿,
用她晶出的泪,
把溪水澄得冰清玉洁,
我愿作一头小鱼,
在水的拥抱中游弋,
在水的宽容里淘气。
用心去感受,
那是否是一万年的凄风苦雨?
那是否是一万年缘定的一遇?
为了水的那句的话,
鱼生出许多感激,
有一天鱼去天国,
也会带着微笑离去...

等你
等你在冬日,
风正萧萧。
云却说,
春天你定会飞来,
于是,
我常来湖泮,
春风未醒,
一湖翠玉,
一湖凝重。

我心奢望,
我心憧憬,
你会蓦然按响我的门铃?
窗外的雪
在低呜的风中。
你何日来?
在时间之外,
蓦然间,
在永恒。

在梦中,
你摇一柄桂桨,
枫桥夜泊的意境,
春水般的风韵,
我在舟中...

去虎丘,
恐我入歧路,
你在那里等我,
象一株蕙兰,
轻轻地呼唤:
"嗨,这边"
我心为之颤动,
我搞不清
那是回忆还是梦中。

梦里,
你轻盈地走来,
从时间之外,
从一部绝唱和典籍中。

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万年前,
洪荒太古,
芸芸众生。
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有一个优秀的男子,
一见钟情,
彼此心仪,
不能再忍受杂居风俗。
他们标新立异,
一夫一妻。
于是招来妒嫉,
招来非议。
神说:
他们违了我的规矩,
他们纵然美好,
我也无能为力。
于是神把他们分开,说:
一万年后当他们分别嫁娶生子,
然后可以一遇,
只一天中的白日。
他们的居所必远隔千里。
他们第一次相遇不能在故乡。
那女子见到男子说的第一句话必是
"我跟着你行吧?"
然后三年必不能相见......

水调歌头 问天
万物从何来?
欲问常茫然。
与卿昨日万年,
为缘来聚散。
生何短去日渊,
路迢迢不相见,
宇宙可有边?
生死有轮回,
一厢的情愿。
梦与醒,
情又怨,
人世间。
长夜不昧,
西边宴席方消散。
异日叶儿抚风,
便是你我相伴,
相顾虽无言。
彼岸无归人,
珍重有遗篇。

梦里
梦里,
我美丽的叶子走下舷梯,
那深色的冬装,
却也飘逸,
风姿绰越,
丽质无比,
她举目而望或踮足寻觅。
我在车内为她发去短信:
“我在欣赏你!”
我美丽的叶子轻露嗔气。
我打车门,
她:“哇!多漂亮的风衣!美男子
儒雅无与伦比!”
相隔几步,
各自驻足伫立,
相顾无言,
只有泪如雨...

你走吧
你我未曾握一次手,
你美丽的眼睛却把我心灸透。
那春水般的目光,
那目光后的轻愁,
使我颤栗,
你走吧,
再也别回头。

青州路 答友人
人非草木谁无情,
缘何渊,
矛盾中。
相知何必人与共。
凄惋太愁,
美女诗中,
岂能不懂。
与君吟诵唤大风,
大风摧木人不惊。
冰山火山难相逢,
相逢之时,
忧有山崩,
酷是儿女情。

卜算子.玉兰
春寒溪水边,
零零生玉兰。
凄风苦雨人不知,
相望不相挽。
骨坚心不移,
丽质群芳惭。
百年之后成枯木,
犹有根相伴。

蓦然
与友欢聚,
非常愉快时,
我会蓦然心痛,
有如针刺,
未知所以。
我不知其中的含意。
与艰难相遇时,
我会蓦然心暖,
耳边飘来小诗,
温馨而美丽。
我不知其中的含意......
在我战胜困难,
举杯欢宴时,
我会蓦然听而不闻,
怅然若失。
我不知其中的含意,
好在都在蓦然里,
谁也不知...

水调歌头.对月
我亦爱明月,
夜常对月歌。
歌伴淙淙溪水,
流入古时河。
河中小妹孤舟,
洲头英雄寂寞,
皆醉邀明月,
婵娟脉脉情,
倾倒古今者。
泪盈目,
心虔虔,
情切切。
人生易老,
树犹如此人几何?
人当品若蕙兰,
人当心如秋月,
百年转头过。
每愁心无辉,
不付千古月。

将进酒 元霄节赠友人
君不见星河灿烂九亿年,
岁岁年年照尘环。
君不见大海茫茫荡古今,
今人不见古时船。
昨日童子今龙钟,
朝花夕拾人蹒跚。
祖母摇篮咿孙儿,
人生如梦转瞬间。
当年天帝怜彭祖,
青山依旧人何眠?
风已来,
盈大川,
天高处,
云独闲。
君来共此时,
何不茫茫千古缘。
人当知遇惊天地,
不遇千年留嗟叹。
岂能营营作凡夫,
百年尽时万古憾。
名利权势皆尘土,
人生淋漓有几天?
荣华富贵不足惜,
功败垂成亦云烟。
古人去,
来者远。
亘绵岁月生此时,
千杯与醉复谁怜?

夜静思
明月入我窗,
树影依清光,
夜静思小妹,
欲与游梦乡。

闺怨词
千里传书两茫茫,
思君泪,
如有殇,
孤心静夜,
寂寒如许长。
天作相知难相逢,
抬丝袖,
懒梳妆。
元宵明月夜最凉,
每如浴,
皆心伤,
美目玉体,
不与君共,
空负好时光。
待到人老珠黄时,
再相见,
泪亦黄。

月照远楼
明月照远楼,
楼上有人愁。
借酒不能消,
更如春水流。
望月思小妹,
何年可同游?
月亮亦叹息,
美女不开口!

天涯何处是
已别一万年,
梦中几相逢。
今见相识否?
仍怜初遇情。
别来沧桑事,
相诉应动容。
天涯何处是,
秋风伴君行?

我生齐鲁地
我生齐鲁地,
自幼闻礼仪:
温良恭俭让,
诚信为人基。
雁美凭羽洁,
人杰赖伟智。
曾铸莫邪剑,
风华少年时。
仗剑经沧海,
肃穆对圣迹。
安良心有泪,
除暴若弹指。

没有声息
黄河的一粒晶砂,
在奔向大海的长旅中,
可知它的凄苦?
可懂它的心事?
谁能给它召唤和勇气?
蛮荒的岁月,
它心系大海。
身却可能在
昏黄的大河积淀...
没有声息...
只有河床或者河岸,
那死寂一般的沉静...
好象什么也没发生,
不是吗,
冬至阳升,
日升日落,
什么也没发生...


若无缘
若我无缘遇到你,
我会生活得很平静,
不会有这乱麻般的思绪,
不会蓦然心痛。
若那一天我不去旅行,
我会生活得很平静,
不会有那挥之不去的眼睛,
不会蓦然心痛。
若那一年我去了任何地方,
我会生活得很平静,
不会有这许多不眠之夜,
不会蓦然心痛,
若我无缘遇到你...

为什么
你为什么
要在那一刻
出现在我面前?
并问我:
"跟着你行不行?"
你为什么
不在相视一瞥后,
匆匆离去,
或者去冰岛、南极旅行...
你为什么
要生得如此美丽,
生出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为什么
你讲话声音要颤我心底!
为什么?
我心中永远的痛...
为什么,
挥之不去
那永恒的记忆...

雁鸣
玉兰开了,
春寒里,
有我独行中的怅想:
两只钟情的雁,
天各一方,
断了翅膀的雁对另一只雁说:
如果我有翅膀,
即使你在天堂,
我也会飞去看你,
我有翅膀吗?
没有了,
所以,
只有默默地想...
另一只雁说:
如果我能飞翔,
纵使飞到地狱,
我也不辞,
我能飞翔吗?
已不能,
所以只有回忆...

漫长的日子
初见时,
只有淡淡的喜欢,
不容多想,
心中愉悦而美丽,
离开时似有叹息。
漫长的日子,
旧事常浮心头,
我不知道,
为什么,
每当忆起,
若有所失...

梦见时,
我有深深的欣喜,
不容多想,
心中愉快而美丽,
梦醒时,
心却有悲。
漫长的日子,
巧笑常浮心头,
我不晓得,
为什么,
每当忆起,
心若被刺...

欲见时,
心有深深的悲戚,
不容不想,
是宿命还是上帝的旨意?
为何要撕裂我心!
漫长的岁月,
音容挥之不去,
我不知道,
为什么,
每当念及,
泪盈目里...

当你老迈时
当你老迈的满脸皱纹,
双眼昏花,
打不起精神,
请打开这部集子,
回忆你的朋友与你过去的美丽,
眼神和笑语...
戴上老花镜,
再读一遍,
凄然地回忆...
也许他早已离世,
不再想你...

如果
知道吗?
你的那句话
让我深深感动:
如果没有月亮,
我可以不思念你,
如果没有太阳,
我可以不牵挂你。
可是日月轮回,
如何去忘却你...

不要去多想
不要去多想,
又该向我问候,
不要干扰自己。
生活属于你自己,
因我知道,
今生今世无论走到哪里,
无论岁月怎样浸蚀,
彼此心底最圣洁的,
彼此心底最温馨的,
只有一小首诗...
那片天空只属于树和叶子,
掩去每一滴泪,
扮得更加美丽!
为什么不?
美丽、愉快、
健康、自信、充实,
永远属于我的朋友、
属于你!

纵使

纵使天仙下凡,
纵使我的庭前走来了维纳斯,
我的小妹:
在我心里,
她们不如你。
纵使西施对我颦眉,
纵使昭君对我吟诗,
我的小妹:
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
讲那树和叶子的故事,
讲那雁其鸣兮的故事...

水调歌头 心已无憾
凡事竟有终,
时光流不完?
月朦胧照古人,
今又撒河滩。
爱又恨,
悲与欢,
心相期逾千年:
如果天无日,
如果月长眠,
已把我心撼。
几多情,
藏心间,
不曾言。
世人皆醒,
熙熙攘攘尘欲间,
天意茫尚不缓,
人聚散皆是缘,
有幸遇知音,
兰蕙傲不染,
我心已无憾。

灵魂的朋友
我有时,
会感到孤独,
需要你心灵亲密的呵护。
我的朋友,
我选择了你,
是因为:
从外表到品格,
从情调到心灵,
你是我灵魂
可以亲吻的朋友。
情调的优逸,
思想的丰富,
人格的高尚,
感情的细腻,
仪态的美好...
为这我选择了你。

一份苦役
爱你是一份苦役,
不爱你也是一份苦役,
想你是一份苦役,
不想你也是一份苦役。
恨你是一份苦役,
不恨你也是一份苦役。
呵护你,
我感到美丽,
气你,
我心底似有甜蜜。
负担算什么,
若负担象泰山重重的,
把我压死,
死前的最后一息是:
我心爱的人
善待自己...
爱惜自己...

是爱
诗是感情的果子,
思想是...寻觅。
美吗?
自然会留下美的痕迹。
真吗?
自然会留下真的印记。
反躬自问:
值得我们
用毕生追求的是什么?
是爱!
是同志之爱,
朋友之爱,
家人之爱,
刻骨铭心之爱...
人的成功是什么?
是事业、金钱、房子、车子?
不,
那太易、太低。
是真爱,
是灵魂找到可以亲吻的灵魂。
是灵魂的归宿,
是爱得纯洁壮丽!

爱是什么
爱是什么?
我的朋友,
让我想一想,
让我来沉思...
我的朋友,
那是高尚的情操,
深挚的情谊,
细腻的感情,
丰富的智力,
优雅的情调,
健强的身体,
激情澎湃和恬逸...
如虹的豪气!

放弃
放弃很美,
因深知,
不可为。
虽令我心碎,
却生凄然美,
失的总要失,
犹如东逝水,
何必有泪,
恬恬的,
作个朋友吧,
不多扰,
好自为...

今后的岁月
今后的岁月,
在你心底,
会有一首小诗,
令你时常忆起,
淡淡的,
恬恬的,
随风而起。
今后的岁月,
在我的心底,
会有一首小诗,
令我常感温馨,
轻轻的,
很美丽,
随雨而至...

卜算子 黄河
君住黄河头,
我住黄河尾。
日日思念不相见,
常望黄河水。
黄河几时有?
黄河几时休?
但愿黄河竭有日,
不再流许多愁。

只愿
为何多情,为何痴情?
只愿如风,西去远行。
为何思念,为何憧憬?
只愿如云,相吻天中。
为何相遇,为何心痛?
只愿如雨,泪撒海中。

天啊
血从唇边溢出,
落在岩石上,
岩石开始燃烧;
落在大海里,
静静的大海涌起波涛;
落在风里,
和煦的风发出
问天咤月的呼号,
天啊!
我不知道...

神让我遇见你
神让我遇见你,
在你最美丽的日子,
因你我曾在神坛前祈祷无数:
让我们找到前世的彼此…
不枉此生…
让我们结一段本属我们的尘缘。
于是我们寻觅…
神为我们落泪。
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把你变成美丽的叶子,
那纷披的叶子,
每一片都是前生前世的期盼,
相约和希冀。
为什么秋天来时,
你不随风而去?
为什么霜冻来时,
你不枯萎飘离?
世人未知,
那太深的爱意…

梦中远行
我是梦中远行人,
漂泊天涯古与今。
沧浪江水心作舟,
笔自为橹摇汉云。
白帝城下千重浪,
黄鹤楼头几缕云。
芳草共闻风雅颂,
江水常忆太白君。
踏遍五洲只等闲,
心在千年相候人。
纵使美目倾天下,
相如不赋空寒心。
纵使风骨骄世人,
不遇知音亦游魂。
君不见李白长安伤神甚,
浪迹天涯漂蓬人。
君不见屈原汩江去不返,
七子悲风今何存?
君不见千古一曲付灰烬,
从此伯牙不抚琴。

草原行
君不见,
大草原,
绿波滚滚连青天。
君不见,
云如澜,
飘来清凉小花甜。
我骑白马背长剑,
相伴更有蒙古男,
马靴匕首称雄风。
鬃扬马嘶风满衫。
风来狼嗥十里外,
拨剑飞马如电闪。
大火烤狼股肉鲜,
烈酒三碗酣心胆。
畅兮旷兮不可语,
自古男儿天地远。
遥想当年走马川,
铁骑十万出大关。
将军大刀向天横,
一刀劈去半座山。
奏捷归来御酒少,
倾入源头成酒泉。
酒泉千年醉塞外,
我得一饮壮肝胆。
一日纵马三百里,
云自悠悠马不喘。
沁我心兮刚我骨,
茫茫无际大草原!

关山月
清清关山月,
远远古人歌。
风雨春秋石,
潺潺战国河。
当年昭君行,
云卷西风烈。
可知相送人,
肝胆已寸裂。
月漠笛声咽,
荒茔游绿火。
谁言美女心,
情不盈长河。

小夜曲
月明夜色清,
凉风送琴声。
声声何幽怨,
未知谁人情。
抬头望苍穹,
亮丽两颗星。
万年心相映,
未有一吻赠。

梦游天河吟留别
我往游天河,
星云茫茫不见月。
长旅思小妹,
清辉如雪迎金阁。
欲问可有故乡人,
星宿灿然宴来客。
琼楼玉宇夜光杯,
仙女斟来酒澄澈。
停杯且问牛郎事,
女娲笑说有飞舸。
尧舜频举杯,
后羿共嫦娥。
天鹅问我欲何往,
我说凤愿瞻陀螺。
天鹅展美翼,
四万八千里。
转瞬星如坠,
银心绕银波。
宇宙精慧藏其中,
人间九牛一毛末。
流连忘返惭人环,
绕其三匝不可得。
神女轻轻说:
相送光为荷。
霹雳看天火,
芒角正四射,
飞天如巨蟹,
千年不曾灭。
天琴星宿一百颗,
悠悠响来索九歌。
天马仰秣天仙舞,
天神陶然天仙乐。
天帝舞池八万里,
天歌天乐乐天阕。
天王星来说献歌,
与舞仙后无奈何。
爱神仪态倾天上,
述曾向往我故国。
每把爱意留人心,
却生悲欢如许多。
催人泪下多少事,
情似海人犹在泪雨砣...
何日与共游天河...

把他想起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远行时,
走上那条幽静的山路,
山路边,
林青石静,
潺潺明溪...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从旧报中
看到了那首小诗,
小诗里,
茶香轻溢,
宛如茉莉...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从老照片中,
看到你年轻时的眸子,
眸子里,
月光如水,
却有忧郁...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从一阵轻风中,
听到他哼过的曲子,
曲子里,
有许多怀念,
许多悲戚...

也许有一天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沿溪而行,
晨曦如水,
芳草凄迷。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沿湖而行,
月光如泄,
春又绚丽。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沿江而行,
青山依旧,
香江东去。
也许有一天,
你会蓦然把他想起。
因你沿海而行,
故人已去,
洪波涌起...

妇人怨
春上枝头时,
未遇相候人。
夏荷羞花日,
折我不是君。
秋来风瑟瑟,
雁鸣有知音,
转瞬冬将至,
寒枝怎赠君?

有一天
有一天,
纵使你尘满面,
鬓霜丝,
我仍在乎你,
把你当作宝贝,
捧在心里...
有一天,
纵使你行蹒跚,
珠黄时,
我仍在乎你,
把你当作宝贝,
回忆你的美丽...
有一天,
纵使你意昏昏,
把我忘记,
我仍在乎你,
把你当作宝贝,
去寻你,
去看你...

我在那儿等你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曾向往的地方;
寻世间一条最美的山路,
我在那儿等你。
你每年春天在路边
栽一株玉兰,
我会把栽树人细细寻觅...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曾向往的地方;
寻世间一条最美的山路,
我在那儿等你。
你每年春天在溪边
栽一棵竹子,
我会把栽竹人细细寻觅...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曾向往的地方;
寻世间一条最美的山路,
我在那儿等你。
春天里你在小径
摘一片美丽的叶子,
我等你,
直到看见深红的落日...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曾向往的地方;
寻世间一条最美的山路,
我在那儿等你。
你每年春天在小径
轻呤一首小诗,
记住,
请在眉间为我做一颗小痣...

怎奈万重山
清秋枫桥边,
笑语木蓬船,
时光纵倒流,
怎奈万重山?

我愿是海滩
我愿是海滩,
纯静而细腻,
银波徐徐,
只要我的爱人,
走过时留下轻轻的声音,
和她美丽的足迹。
我愿是礁石,
黝黑而沉寂,
波涛侵蚀,
只要我的爱人,
踏上时,
凭海临风,
心底不再恐惧。
我愿是渔船,
老迈而孤寂,
沧桑风雨,
只要我的爱人,
和我一起出海,
让我为她遮避风雨。
我愿是海水,
苦涩而清凄,
漂泊流离,
只要我的爱人,
驾她心爱的帆板,
我送她去那美丽的岛屿。
我愿是乌云,
昏黑把我凝聚,
裹风携雨,
只要我的爱人,
她渴盼已久的园地,
要我长歌当哭的大雨。

若与你作朋友
若与你作朋友,
绝不用你的美丽
来附丽我的雄心和刚气。
若与你作朋友,
绝不企盼,
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朝暮晨夕。
也不希冀,
浅斟xo、威士忌或者波提,
听着古筝
那月满西楼的曲子,
更不向往
以我的身躯和着你的美丽,
在舞池中
把人们的惊叹从容收悉。
若与你作朋友,
你必须是一棵竹子,
心底有节,
每一节都有傲然的骨气,
你可以优美如诗,
可以明媚俏丽...
而我是一旁的龙竹,
岩石、钢铁一样的意志,
叶茂根深,
磅薄大气。
根作壮丽的亲吻,
叶相诉在云里...
相互问候,
只用属于自己的语言,
没人译得出,
其中的深意。
我们也相互倾诉,
共同面对
寒暑、雷霆、风雨...
心永相依,
身永独立...

从秋走到冬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山径幽幽,
山色空朦,
相伴无言,
听松涛澎湃,
看山溪澄清。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树干红尽,
南翔雁鸣,
相伴无言,
看天高云淡,
听瑟瑟秋风。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山中飘雪,
雪色晶莹,
相伴无言,
看松裹银装,
听落雪声声。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秋走到冬,
沿那海松滴翠的小径。
远山皑皑,
天地空溟,
相伴无言,
任你牵我的手,
看你明媚的眼睛...

一张名信片
在我的抽屉里,
有一张你寄来的明信片,
那上面有一只飞翔的凤儿,
那美丽的凤儿看我,
视线从未离开。
我一直放在那儿,
闲遐中,灯下时,
我会把它凝看,
把它抚爱。
我多想,就这样,
在无言的凝看和抚爱中漫漫老去,
在我泪眼朦胧的珍爱中静静离开...
你还在等我吗?
你说是在一条清清的小溪边。
我多想现在就去啊,
我怕,你苦苦的期待,
泪水会把你美丽的眼睛浸坏,
我多想现在就去啊,
我怕,你苦苦的等待,
在那边,
也会让你鬓发全白...

写一封信
我多想,
就这样,
听着这曲子,
和着曲子的清恬,美丽,
给你写一封信,
直写到我鬓发全白,
写到我漫漫老去。
灯色微温,
曲子清丽,
茶香轻溢,
我未曾有一丝疲意...
我多想,
就这样,
听着这曲子,
和着曲子的忧伤,凄迷,
给你写一封信,
直写到我心燃尽,
写到我静静死去。
灯色清清,
曲子凄迷,
茶已凉去,
我去时未曾有一丝倦意...

倘若我能
倘若我能,
帮助一颗深陷苦难的心灵,
帮助一个万念俱灰的人,
让那颗黑夜中漂泊的灵魂,
看到一线光明,
体味一丝温馨和公平,
让那颗心灵,
感知世间有爱,
我便无愧我的生命。
倘若我的肩,
能把那苦难减轻,
我被她泪水打湿的衣衫,
当是我无愧此生的见证...
我被她泪水打湿的肩膀,
当是我无愧此生的见证...

如果你是纯洁的
如果你是纯洁的,
如果你真诚,
我的心将与你永伴,
还有我的泪水,
我的宁静。
我在风中听你的声音,
我在黑夜回忆你的眼睛。
等多久都没关系,
直到我的生命,
在风中消溶...
我无声的观望,
我静静地倾听。
如果我错了,
没关系,
我将不再疼痛,
我会远去,
心却平静,
而你,
只象一阵风,
淡出我依然的生命...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岁月如雨,
许多日子,
我平静恬逸,
做着我当作的事情,
井然有序:
工作、相聚,
出行、会议。
有一天,
我看到一丝白发,
只一丝,
向我叹息,
于是,
我突然心痛,
想起一个秋天的日子,
想起一个未赴之约,
想起我似曾答应你的一件事...
于是我突然撕裂般疼痛,
想起我似曾答应你的一件事...
想起远方的你...

不要把我怀想
我死后,
请不要把我怀想,
你若怀想,
我的骨骸也会颤栗悲怆,
我想静静的,
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我们不已相约吗?
记住来世我们的梦想...
我死后,
请不要把我怀想,
你若怀想,
我在云上也会徘徊彷徨,
我想静静的,
西去到我憧憬的天堂,
我在那等你,
用满园栀子花的芳香...
我死后,
请不要把我怀想,
你若怀想,
我的天堂也会颤动摇晃,
我想静静的,
不要惊扰我的朋友,
我的天堂,
我仍想作宁静平和的一个,
和你所知的从前一样...
我死后,
请不要把我怀想,
你若怀想,
我在风中也会孤独悲伤,
我想静静的为你祈祷,
然后挥一挥手,
默默远行,
忘掉我的无奈,我的悲伤...

如果真爱你
如果真爱你,
为什么要见你?
我更喜欢这样,
静静地
听着古筝的曲子,
默默地思念你。
思念如清泉,
爱是撒在山中绵绵的细雨。
山风清凌,
细雨深挚,
清泉便涌不能止...

如果真爱你,
为什么要见你?
我更喜欢这样,
默默地
看着你给我的小诗,
静静地思念你。
思念如秋雨,
爱是海河湖泊,
那升腾的意志。
秋雨如诉,
秋风如唳,
思念比相见更凄清、更美丽...

如果真爱你,
为什么要见你?
我更喜欢这样,
深深地
把那个遥远的一天回忆。
回忆如春溪,
在我心底生出明媚的涟漪。
没有喧嚣,
仿佛隔世,
回忆比见你更有意义...

 

也许会有
一千年后,
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为我抚琴低唱,
那永失我爱的曲子,
伤感凄迷,
逼我心底。
一千年后,
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为我抚琴低唱,
那此情可待的曲子,
刻骨思念,
爱意深挚。
一千年后,
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为我纤指轻弹,
留那片天空的曲子,
情已深邃,
缠绵凄丽。
一千年后,
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为我作一首,
世有真爱的曲子,
旷世隽永,
留芳百世...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我见到我心爱的叶子,
不管是在梦中或是在天堂、地狱,
我会忍不住流下泪水,
茫茫太古,
我们相遇,
那是一个英雄少年,
一个纯情美丽的少女。
黄土大风,
飞沙走石,
世人蒙昧,
寡爱多欲。
我们却琴瑟和谐,
清风飘逸。
刻骨铭心,
凄恻而壮丽!

如果有一天,
我见到我心爱的叶子,
不管是在睛朗的早晨,
还是迷朦的夜里,
我会忍不住流下泪水,
一万年后,
我们相遇,
未曾有一餐与共,
未曾有一次握手,
未曾有一吻相赠,
未曾有只言亲昵。
可那分明是彼此梦牵魂萦的一遇,
那分明是彼此一生的寻觅。

如果有一天,
我见到我心爱的叶子,
不管是在故园还是异乡、异国的土地,
我会忍不住流下泪水,
曾几何时,
彼此问候,
只有删得短短的一句,
彼此祝福只有一个苦涩的“好”字。
上天知晓吗?
人世间有一曲绝唱,
一份最美,
一部典籍,
未曾开启...
永不开启...

云和月
一个是天上的白云,
一个是仙境的月魂,
一个飞天追月,
一个俯首低吟。
万年何日不飞天啊?
泪撒江河只为寻...
千载何时不沉吟啊?
皎皎若水,
那是千年吟诵的泪痕...
若是无奇缘,
为何万年相侯约黄昏?
千里咫尺心相吻…
却似本无缘啊,
一个仙境,
一个恨不婵娟身。
一个清冽,
一个冰心…

相遇 我的梦
相遇我的梦,
我梦里向往的圣境,
相遇我的梦。
梦里有我铭心刻骨的倩影。
那梦里有无垠的长空,
那长空深邃的湛兰,
湛兰的深处有亮丽的星星。
星光闪烁,
那分明是小妹美丽的眼睛,
星光如雪,
映着小妹绰约的身影。

相遇我的梦
梦里有我恋恋不舍的倩影,
让我凝视你,
让我吻你的额,
在初吻中,
听壮烈的地裂山崩。
让你抚我,
把我的发揉乱,
把我的心揉平,
让你吻我,
听你梦里的哭声。
相遇我的梦,
我梦里向往的圣境。
相遇我的梦,
梦里有我铭心刻骨的倩影。

短歌行
月朗星垂,
瀚海生辉。
清风徐来,
心为沉醉。
万物皆生,
纷呈其美。
消长泯灭,
冥冥有规。
星际苍苍,
流光已毁。
石生万古,
萋草一岁。
青山依旧,
物是人非。
匆匆一生,
何得永垂?
君为情生,
冰清则美。
如海如澜,
是故有泪。
天意茫茫,
浩如东水,
此生所念,
佳诚与美...

云蒙情思
云蒙之水远兮,
可以荡舟楫。
蒙岭之灵秀兮,
可以来安居。
瀑布生白烟兮,
可以浣我衣。
幽幽仙洞凉兮,
酷署可为避。
黄泥变石千孔兮,
可以美居室,
湖之黄鲫鲜美兮,
可宴嘉宾食。
巅之奇葩嫣嫣兮,
小妹可为撷。
岭之迎春灿灿兮,
可以愉君意。
河畔翠草依依兮,
暮浴可为席,
我心念念以待兮,
与共可有日?

因你有泪
因你有泪,
所以你不是魔鬼。
这世界有许多魔鬼,
我们也和魔鬼共处,
甚至相安无事,
这需要博大的胸怀
气贯长河的智慧和慈悲…
但心底最神圣的只属天使。
谁是天使?
我曾寻觅…
因我的天使只能有一,
是你吗?
仿佛是,
又仿佛不是,
不知道...
所以痛苦,
所以有泪,
泪为天使…

天使
怎样的人是天使?
让我想一想...
是在坎坷、风雨
和极度的诱惑里
还在专心的思念、
欣赏、等待和爱惜…

默于心中
爱是缘份,
见到一个爱我的人,
我会感动,
默于心中,
湮没于时…
心中回报淡淡的感激。
人应深挚,
轻吐爱意,
我心不容。
我在寻觅,
只一知己,
因我心太苦,
需天使泪浸,
需一圣处来寄…
那圣处必我闭目可见,
必在黑夜亦能看清,
看清了吗?
似清未清,
所以痛苦,
所以有时泪亦如雨…

生活很美
生活很美,
潜心工作,
然后观月赏云,
与朋对饮,
或与心爱的人跋山涉水…
神说人病有三:
身、债、业。
感神厚爱,
我三病全无。
因我善待一切人。
喜欢在喜悦的状态下静思…
因悲观,
更接近这世界的真实,
深爱大痛,
若非所觅,
若非所爱,
宁远离,
宁放弃…

无题
只有美景,
没有良朋,
风也无韵,
心也飘零。

不肯
我从不肯背弃一张纸,
哪怕上面只有一个字。
我从不敢背弃一句话,
即使话里蕴藏的意思。

无悔
往事如烟,莫去追,
往事如梦,莫回味,
淡忘如云,云亦美,
东去如水,水曾醉。
人寰太小,容不下太多泪,
光阴太促,承不得许多悲。
如烟如梦如云如水,
心曾吻,已无悔。

每时每刻
春有百花,
秋有月,
夏有凉风,
冬有雪。
知道吗?
她们可以做证:
你在我心里,
每时每刻。

我是一棵水杉
我是一棵水杉,
挺拔独立,
荫翳着我的友人。
多想你,
现在到来,
享受我的清凉,
与那如大地同样醇厚的气息。
青涩已经过去,
树干从来刚直,
树的叶子,
如同我的思念,
已纷披,
随风而起…
现在正是,
待你最好的日子:
清新、刚直、从容、大气。
来吧,
树在思念着你,
每一日,
每一刻,
每一时…

喜欢苦难
倘若你不肤浅,
便会因爱而喜欢苦难。
我将在失去一切的期盼中,
认真的等你百年…


诗应是深情的,
人应是乐观的,
生活应是美好的,
身体应是健康的,
情调应是雅致的,
做事应是大气的,
待人应是诚恳的,
待友应是深挚的...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
让我祝福你,
身处逆境,
最可贵的品质是自信,
纵有一千重障碍,
档不住的,
是人的信心。
我的朋友,
让我祝福你,
身在顺境,
最可贵的品质是谨慎,
纵使纵横捭阖,
一着不慎也会身陷厄困。
纵使百福骈至,
千祥云集,
却心如止水,
淡泊如云,
当是我的友人。
纵使忧患重重,
险恶峥嵘,
却踌躇满志,
临危不惧,
六神不惊,
当是我的友人!

一剪梅 小河流水
小河流水山上桥,
河边芳草,
水影颠倒,
桥上无人静悄悄,
炊烟袅袅,
晨雾飘飘,
河上草枝栖翠鸟,
风也来摇,
鱼也来摇,
春山总把旅期扰,
水也妖娆,
人也妖娆。

一剪梅 轻舟小妹
一叶轻舟小妹早,
江水浩渺,
云正飘飘。
一袭春衣被风扰,
形也俏俏,
神也风骚,
未知何事目远眺。
情若脉脉,
意如江水,
知否美女心亦豪?
人也佼佼,
神也佼佼。

一剪梅 轻舟英男
一叶轻舟英男早,
江水迢迢,
青山如涛。
放眼远望人潇潇,
似有仙风,
似有神僚。
旷世气度若逍遥,
心静若超,
意远若瞭。
从来英男气如浩,
任水涛涛,
任风呼号。

因为
为生死相约,
那儿留着一片圣洁的天空,
那天空为圣洁澄的湛蓝,
湛蓝的天空在等待…
皎洁的月亮升上了天空,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因为有两只雁鸣,
凄恻悲哀,
被云彩听到了,
从此云彩不想让月亮等待。
因为有两匹骏马长嘶,
叱风咤月,
被月亮听到了,
从此月亮只想,
让云彩忘怀…
因为云彩已化作泪水,
撒在江淮,
撒在渤海。
因为月亮已化作岩石,
岩石凝结了太多的悲哀。

因为云彩意远飘渺啊,
要大风,
要长空,
又要山脉。
于是独行不改。
因为月亮心境太高啊,
要阳光,
要激情,
又要清白,
于是生出许多无奈...
因为月亮云彩本不可能…
一个在仙境,
一个在未来…
只有灵相吻,
心相爱…
知足吗?
已知亦。
奢侈吗?
已奢侈。
灵相吻,
心相爱。

桂花开遍了山岗
桂花开遍了山岗,
漫山是秋的芬芳。
我漫步在清晨的山径,
芬芳沁透了我的衣裳。
林荫朦胧,
似佳人素裹,
那佳人临风,
亭亭不言,
心若悠长。

桂花开遍了山岗,
漫山是秋的芬芳。
我漫步在清晨的山径,
芬芳沁透了我的衣裳。
瀑布如雪,
似流淌的乐章,
那乐章诉说着跌宕的激情,
别离的怅惘。

桂花开遍了山岗,
漫山是秋的芬芳。
我漫步在清晨的山径,
芬芳沁透了我的衣裳。
山雀嘀唱,
似风铃在风中回荡,
那风铃悠悠,
有怡怡轻韵,
有不曾译出的忧伤。

桂花开遍了山岗,
漫山是秋的芬芳。
我漫步在清晨的山径,
芬芳沁透了我的衣裳。
山径幽幽,
是天上的风光。
那风光弥漫着仙境的清恬,
人间的芬芳。

为什么
我曾听说过,
两个深深相爱的人,
怕入那殿堂。
怕长相守,
湮没了他们比生命更宝贵的爱恋。
可我不曾听闻,
两个深深相爱的人,
两个日夜思念的人,
怕相见。
怕因相见,
湮没了彼此铭心刻骨的思念,
湮没了彼此一生的期盼。
苍天啊,
这亘古未有的痛,
这亘古鲜有的惨烈情感,
为什么烙在你我心上?
上帝啊?
为什么择我们受难!

铁树和玫瑰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有一株玫瑰,
在同样遥远的地方,
有一棵铁树。
玫瑰清高妩媚,
从枝到叶从花到蕊。
铁树高昂雄伟,
从心到智从骨到髓。
玫瑰说:
我只想让你明白,
你踩我的脚了...
铁树刚明白,
却同样被踩了!
玫瑰轻吟:
“花当折时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铁树流出了泪水。
玫瑰调皮:
“可我有刺!”
铁树笑:
你可知我是铁啊?
钢性而宁静。
你的刺在我面前,
会怎样的软弱妩媚…

春虽美丽
神让我们相遇,
让她喜欢与我一起,
让他去喜欢你,
思念你。
让她送我,
第一张贺卡和第一条神喻:
那是前生的相约,
前世的希冀。
是神让他认真的喜欢你。
可是啊,
今生是今生,
前世是前世,
情为心生,
与今身不能有关系。
灵终是灵啊!
身当永离!
愈是期盼,
愈是思念,
愈是不能在一起…
春虽美丽,
不属我你…
真的…
真的…

如果我是海
如果我是海,
风正改变我的沉静,
我说请等一等,
我的爱人
正在我的怀抱游泳,
我为我的苍凉心痛,
我深情的拥抱仍如此的冰冷,
我用什么来表达
我思念的隽永?
我为我的爱人落泪,
我为我的爱人感动,
她依旧喜欢我深情的冰冷。

如果我是山,
暴雨向我眨着眼睛,
我说请等一等,
我的爱人
正攀登我的山径,
我为我的荒凉心痛,
我热烈的爱恋,
仍如此生涩,
我拿什么来表达
我刻骨铭心的感情?
我为我的爱人落泪,
我为我的爱人感动,
她依旧喜欢我沉峻的表情。

如果我是天,
烈日的耀斑将要飞腾,
我说请等一等,
我的爱人
正在奔月的途中。
我为我的空旷心痛,
我深挚的热爱,
仍如此沉静。
我用什么来倾诉
我水晶般的纯情?
我为我的爱人落泪,
我为我的爱人感动。
她依旧喜欢我淡泊的表情。

如果我是土地,
地壳的游戏将要启动,
我说请等一等,
我的爱人
正在甜甜的眠中。
我为我的平淡心痛,
我深厚的思念
竟如此的平静。
我用什么来诉说
我永恒的真诚?
我为我的爱人落泪,
我为我的爱人感动,
她依旧喜欢我纯厚的表情。

怀念
怀念她微笑的温柔,
柔情里有芙蓉般的忧愁,
轻愁流淌,
随她美目入我心头。
那是春水般的爱意,
谁也不曾开口…
那是春水般的爱意,
谁也不曾开口...

我愿
我愿与你坐在海滩,
任风轻吹,
什么也不说,
直到夕阳沉醉…
我愿与你一起长行,
身经冰冷与昏黑,
什么也不说,
为你拭去晶莹的泪水...
我愿与你远航不归,
漂泊到人迹罕至的边陲,
什么也不说,
只要人仍相随…
我愿与你把一个字埋入心扉,
向神祈祷着它的永垂,
什么也不说,
永不后悔…
我愿与你一起品味,
世界末日的滋味
什么也不说,
只要相依相偎…
我愿与你一起万念俱灰,
相视而笑,
什么也不说,
也无泪水…

我可以没有语言
我可以没有语言,
却不可以没有忧伤和情感,
漫长的一生,
有我心底永燃的爱意。
即使神牵我的手,
唤我西去,
我也要用最后一息,
完成我
心底的呼唤:
我的爱人:
今生缘,来世见…

你在哪里
春日相聚在这里,
她们生得多么美丽,
美目流盼有如小诗,
花儿正红,
叶儿已绿,
可我心如此不安,
我心上的人儿,
你在哪里?
春日相聚在这里,
她们生得多么美丽,
巧笑倩兮有如小诗,
微风已起,
雁儿西去,
可我竟如此焦急,
我思念的人儿,
你在哪里?
春日相聚在这里,
她们生得多么美丽,
爽朗的笑声有如小诗,
山正青葱
云正绚丽,
可我却无心赏识,
我心上的人儿,
你在哪里?
春日相聚在这里,
她们生得多么美丽,
轻轻的呼唤有如小诗,
她们美丽,
我们刚气。
可我心底为何忧郁?
我心上的人儿,
你在哪里?

千堆雪涌
好的小诗自然天成,
如兰舟江中,
让人触目不忘,
闭目成诵...
后来又似乎不懂...
粗心的人忽略,
细心的人品茗...
写的随意,
吟的轻松,
放在心里,
却如海波拍岸,
千堆雪涌...

春山已绿
春山已绿,
有一株雪梨,
微温的风色里,
轻轻地叹息,
微温的风色里,
无言中哭泣,
为何叹息?
为何哭泣?
冬已过去,
青山尽绿,
燕儿呢喃,
云已绚丽...
微温的风色里,
梨花泪已如雨,
春虽美丽,
你却来迟...
岁岁年年花相似,
人已不同没意义...

我愿是山脉
我愿是山脉,
只要你是山中的小溪;
我愿是小溪,
只要你是溪中快乐的小鱼;
我愿是小鱼,
只要你是水草轻轻给我爱意;
我愿是水草,
只要你是阳光把我沐浴;
我愿是阳光,
只要你是树渴望我的给予;
我愿是树啊,
只要你是我心爱的叶子...

我愿你是山脉
我愿你是山脉,
只要我是山涧的小溪,
我愿你是溪水,
只要我是溪中的小鱼;
我愿你是小鱼,
只要我是水草任你轻轻含食;
我愿你是水草,
只要我是阳光缠绵着你的美丽;
我愿你是阳光,
只要我是树渴望你的沐浴;
我愿你是树啊,
只要我是你心中的叶子...

月亮慢慢升起
月亮慢慢升起,
薄雾如兰纱,
烟波似秋水,
月儿凄迷,
凄迷的月亮很美...
美伦美奂啊,
当我看到她,
就会想起你,
你在美目盼月还是在低头垂泪?
当我看到她,
心中若有失,
目中已有泪。
我心爱的小妹啊,
我心中永远的伤悲...
你可知,
父母爱你怎能与我媲美...

玉兰似的容
玉兰似的容,
秋水般的眼睛,
天使一样的声音,
兰蕙那样清高淡雅的表情,
上帝偏爱你,
给你太多的灵性。
上帝要我与你相知今生,
了结前世的约定,
从心到灵...
你的清高已无踪影,
你说:“茫茫人海只为你砰然心动...”
你的淡雅已酿作纯情,
你说:“有一种爱因为淡雅而永恒...”
你用天使般的声音对我吟诵:
“金风玉露一相逢...”
你秋水般的眼睛:
“因为遇见爱的人而落下泪...”
你美丽惊人的玉容:
“菊花无憾,世有渊 明...”
小妹啊,
你知吗?
你是我的天堂,
我灵魂的香茗,
我的月亮,
我全部的生命...

相见欢 梨花泪
梨花泪又雨中,
岁岁重,
人隔千里何日再相逢?
长相思,
半天中。
谁曾闻?
离雁长鸣亘古未有情...

回忆你
回忆你玉兰般的笑容,
我心颤动;
回忆你兰蕙般的身影,
我便动容;
梦见你秋水般的眼睛,
梦中我也泪眼朦胧。
为了两颗心永不分离,
我祈祷着永不相逢...
为了永远忠诚,
我把一句话深藏心中...
听我的,
忘记所有的痛,
听我的,
用微笑湮没永远的痛...
只要每个春天,
能看到玫瑰艳红,
只要每个初冬,
能听到长空的雁鸣,
只要每个睛朗的十五夜,
都有霁月升空...

那个明媚的上午
清秋,
那个明媚的上午,
我们在园林漫游,
心止若水,
赏园林古韵,
秋塘荷秀。
你本可以轻盈地走过,
留一息兰意,
随风飘走,
留一个倩丽转瞬即逝,
若不回头...
为什么你止步停留?
美目对我轻启唇喉...
若你静静地走过,
我们不会有这些麻烦,
不会有这多忧愁...

月光如水
月光如水,
我沿溪而行,
只因我们相约春日,
我在溪边,
企盼春风...
溪径幽幽,
水光晶晶,
我为何泪涌?
千里之外,
此时,
有盈泪望月的美目,
有梨花带雨的玉容...

从你开口
在那冰冷的一万年后,
佛让我们相逢,
让你对我做只有佛才听懂的问候,
让我安然待你,
从你开口,
那千层万层的障啊,
便烟消云收,
陌路相逢,
万年相候,
只为了结前世之约,
从你开口,
从你兰质蕙心对我轻启朱口...

洁白的玉兰
你是一朵洁白的玉兰,
春风里,
缄口着你的心事。
风霜雪雨已经过去,
你仍亭亭。
为了你我相遇,
你在神殿祈祷了千年,
求神圆我们前世之约,
结本属我们的尘缘,
那怕此生只有一次...
于是神把你化作玉兰,
让他喜欢玉兰,
为什么,
在那遥远的地方遇见你,
在那遥远的地方思念你,
那天你穿黑色丝衣,
掩着玉兰的身体...

自相遇
自相遇,
你如兰的芬芳,
便留我心里。
今天睛,
西乐正风靡,
待明日,
却是古时的故事...
香江东去后,
明月仍美丽,
雁去楼空时,
伊人在哪里?
梦醒一生去,
空山谁听雨...

那一天
那一天,
上帝会作一首诗,
天籁的乐感,
磅礴的的雷雨,
古筝的韵律,
兰花的气息...
落英缤纷,
群星屏息...
愿那是上帝最美的一首,
是上帝心中永远的得意,
永恒的美丽...

凭海临风
我愿与你凭海临风,
看白浪滔天,
波涛汹涌,
什么也不说,
直到月朗天晴。
我愿与你仗剑西行,
踏千里大漠,
迷障重重,
什么也不说,
直到绿洲青葱。
我愿与你攀登珠峰,
俯千山如涛,
云卷大风,
什么也不说,
直到心止如冰。
我愿与你赴海潜泳,
忆曾经苍海,
有如仙境,
什么也不说,
直到挥手相送...

一千年后
我们一千年后,
若可相遇,
请记住,
小时你养金鱼,
我因淘气,
不慎打碎了你心爱的瓶子,
你对我哭泣,
要我赔你...
我们一千年后,
若可相遇
请记住,
当年我去游泳,
你在洗衣,
你把我衣服,
扔进河里,
直到月儿升空,
我才回去...
我们一千年后,
若可相遇,
请记住,
当年我去植树,
一株玉兰
亭亭玉立,
我把她载到溪边,
那玉兰最美,
因为是你...
我们一千年后,
若可相遇,
请记住,
当年你放牛时,
举起鞭子,
那牛泪盈,
你仍挥去,
你可知,
那牛正是我的前世...

怎样去寻你
若我们有来世,
告诉我怎样去寻你?
我记得,
你的声音,
你的语气,
春天你穿白色风衣,
你喜欢美汐。
可匆匆一世,
时尚多变啊,
若你我有来世,
告诉我如何去寻你...
若我们有来世,
告诉我怎样去寻你?
我记得,
你今日睛,
明日雨...
你说你最喜欢我的小诗,
夏日里你穿漂亮的裙子,
可匆匆一世,
我怎知你来世的名子?
若你我有来世,
告诉我如何去寻你...
若我们有来世,
告诉我怎样去寻你?
我记得,
你的眼神,
你的俏皮,
秋天你穿黑色的丝衣,
你玉兰般白晰...
可匆匆一世,
我能阅人几何?
若你我有来世,
告诉我如何去寻你...
若我们有来世,
告诉我怎样去寻你?
我记得,
你的微笑,
你的忧郁,
冬日你穿深色的皮衣,
你说那是你记忆中第一次哭泣...
可匆匆一世,
我能走到哪里?
若你我有来世,
告诉我如何去寻你?

那个初秋
那个明丽的初秋,
好象在夜雨之后,
若你经过时,
没有停留,
没有轻轻向我问候,
我们不会有这多忧愁,
我不会去遥望那座城市。
下班时,
不会去想那城市暮色中的人流。
远街灯暗,
霓虹如流,
蓦然中,
我眼前闪出,
那秋月般的目光,
兰蕙般的灵秀...
那个明丽的初秋,
好象在夜雨之后...

若你我有来世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
在那里采一朵莲花,
沿着我们曾经的足迹。
也许我已去,
觅你的多时,
如果是初春,
你要穿白色风衣...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
在那里采一只莲蓬,
沿着我们曾经的足迹。
也许我已去,
觅你多时,
如果是初秋,
你要穿黑色丝衣...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
在那里采一瓶水,
沿着我们曾经的足迹。
也许我已去,
觅你多时,
如果是初夏,
你要呤树和叶子的小诗...
若你我有来世,
请到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
在那里采一块冰,
沿着我们曾经的足迹。
也许我已去,
觅你多时,
如果是冬日,
你不要把冰放在手里...

竹兰
竹兰不相见,
心香默默燃,
身去伴云时,
请风送长安。

一个梦想
如果一个梦想,
永远不能实现,
我仍会善待她,
把她悉心相盼。
春回山绿,
雁鸣长天,
月光如水,
晚风里我远眺无言...
如果一个梦想,
永远不能实现,
我仍会珍惜她,
把她深藏心间,
好风好日,
夏花灿烂,
海滩熙熙,
有我中心美丽的孤单...
如果一个梦想,
永远不能实现,
我仍会欣赏她,
把她憧憬千遍,
枫叶招展,
万山红遍,
独上长城,
有我心底不尽的缠绵...
如果一个梦想,
永远不能实现,
我仍会亲吻她,
把她永留心间。
千里冰封,
皑皑万千,
心中有梦,
是我一生的无憾...

从春走到夏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春走到夏,
那静静的路旁,
有美丽的棕榈,
风从东来,
那是春天的气息。
轻轻的倾诉,
用你淡淡若兰的气息...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春走到夏,
那静静的路旁,
有美丽的棕榈,
风从东来,
那是大海的气息。
哼那醉人的曲子,
用你淡淡若兰的气息...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春走到夏,
那静静的路旁,
美丽的椰树,
生出可爱的椰子。
风从南来,
那是夏日的气息。
你温文尔雅,
讲着春天的故事...
我多想,
与你一起,
从春走到夏,
那静静的路旁,
美丽的椰树,
生出可爱的椰子。
风从南来,
那是大洋的气息。
你幸福洋溢,
把一切都写在,
凝我的眸子里...

如果为了爱
如果为了爱,
你才默默躲开,
请告诉我,
我似明白,
又不明白。
即使你不躲开,
我又能把你怎样对待?
如果为了爱,
你才默默离开,
请告诉我,
我似明白,
又不明白。
即使你不离开,
我还把你当作好朋友对待!
如果为了爱,
你才永远离开,
请告诉我,
不然我永不明白,
即使你永远离开,
你善良的心又怎能逃避伤害?

为那一天
我好象,
一直为那一天在等待,
好象若干年,
又好象许多世代,
那一天你来了,
来的突然,
你轻轻的问我,
我竟猜不出来你是谁来。
我好象,
一直为那一天在等待,
好象若干年,
又好象许多世代,
那一时你来了,
来的突然,
我不用猜,
一眼就把你认出来。
我好象,
一直为那一天在等待,
好象若干年,
又好象许多世代,
那一刻你来了,
来的突然,
我熟悉你阿,
好象在那个遥远的年代。
我好象,
一直为那一天在等待,
好象若干年,
又好象许多世代,
那一分钟你来了,
来的突然,
我们却平静相待,
从此心便不曾分开。

几张纸笺
一杯清茶,
两只碟片,
几张纸笺。
如泄的灯下,
我的思念,
我的遐想,
便如泉涌来。
茶香漫漫,
轻音蔼蔼,
我的笔,
我的泪,
又把我洁白的笺儿破坏。
那笺儿无声,
只默默地把苦涩承载...
一杯清茶,
两只碟片,
几张纸笺。
如泄的灯下,
我的怀念,
我的悲哀,
便如云飘来。
轻音如泄,
灯色蔼蔼,
我的心,
我的泪,
又把那洁白的笺儿破坏。
那笺儿无声,
只默默地沉重起来...
一杯清茶,
两只碟片,
几张纸笺。
如泄的灯下,
我的忧伤,
我的无奈,
便如海澎湃。
室外万籁俱静,
月色蔼蔼,
我的叹息,
我的眼泪,
又把那洁白的笺儿破坏,
那笺儿无声,
只默默把那苦涩凉解...

把我葬在静静的山坡上
我死后,
请把我葬在静静的山坡上,
不要择山之阴,
还是山之阳。
只要能看到那幽静的小径,
看到我们曾梦想,
默默同行的地方。
我死后,
请把我葬在静静的山坡上,
不要择山青葱,
还是坡荒凉,
只要能远望那清清的小溪,
看到我们曾梦想,
默默走过的地方。
我死后,
请把我葬在静静的山坡上,
不要择云袅袅,
还是风清凉,
只要能看到那远方的湖水,
看到我们曾梦想,
踏月而行的月色湖光。
我死后,
请把我葬在静静的山坡上,
不要择我的骨骸,
还是我的诗行。
只要十五夜能看到那可爱的月亮,
看到我们曾千里举目,
默默相对的那个月亮...

若真有轮回
若世间真的有轮回,
我相信,
你的前世曾是,
敦煌石壁上的飞天,
当年,
曾有一个容颜如风的少年,
为你沉醉。
若世间真的有轮回,
我相信,
你的前世曾是,
一株迎风绽放的丹桂,
不远,
曾有一只千里长行的落雁,
惊叹你的娇美。
若世间真的有轮回,
我相信,
你的前世曾是,
一柄利戟,一副铠胄,
沙场
曾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战士,
披坚执锐。
若世间真的有轮回,
我相信,
你的前世曾是,
一首空灵绝世的曲子。
而那
完成他心仪曲子的人,
一去不归。
若世间真的有轮回,
我相信,
你的前世曾是,
深山中的一源泉水,
好象
我至今还隐隐记得
那清清的淡淡的甜味...

本不想说再见
我本来不想说再见,
却不得不说,
说好象是为了尊严。
我的朋友,
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尊严,
随波逐流,
不值得依恋。
我本来不想说再见,
却不得不说,
说了生米便成熟饭。
我的朋友,
一个男人的情感,
必须服从
他的意志和他钢铁般的决断。
我本来不想说再见,
却不得不说,
说了就不会改变。
我的朋友,
我诚挚地告诉你,
也许是他荒诞的感触:
她颓废的日落,
霁月才又重现。
我本来不想说再见,
却不得不说,
我想说一句心里话,
我的朋友,
我始终喜欢隽永深挚的情感。
如果你没有,
不要遗憾,
因为无缘...

做你想作的
梦里,
我容颜如风,
你冷静清丽,
我们行走在高高的悬索桥上,
好象我们在争执,
是关于一个句子的翻译,
我说:我喜欢 DO as one  likes.
却不喜欢你的随心所欲,
不喜欢这样的翻译,
二者好象不是一个意思,
欲可以优美,
可以极有价值,
也可以多变无常,
可以横流。
也可以是动物的东西。
应译为:做你想作的。
对爱我要极至!
你说:那极至是否全部是泪?
是记忆?
是最凄丽的诗?
你说:人不应只生活在梦幻里...

忘记
我多想,
把一切都忘记,
忘记那个云淡风清的秋日,
忘记春日的期待,
和那玉兰含苞时,
忘记你的轻盈妩媚,
还有你给我的小诗,
我多么想,
把一切都忘记,
忘记那个,
仙音袅袅的上午,
忘记你的每一句话,
还有你若兰的气息。
忘记你的忧郁,
还有你的叹息。
我多么想,
把一切都忘记,
忘记那个,
秋波泛舟的日子,
忘记你如月的眼睛,
还有你哄我的语气,
忘记关于树和叶子的一切,
还有你的影子...

*** 随想 ***   
爱是人类生活的基本内容,
东西方文学从源头流到今天从未息止述说这一古老的话题。
因为这本来就是生活诗意的一个源泉,
文学永恒的主题之一。
人类追求美和追求艺术的关系深奥而又浅显,
倘若人类不追求美,
怎么会有缪塞女神?
倘若人类心底不存执着的爱意,
怎么会有维纳斯?
倘若写圣经的人不追求美,
又怎么会有万世流芳的《雅歌》?
美与健康一样,是人类永恒的渴望。

作者近照
有一种人把美、把爱看得高于一切,
偏偏不安现状,
有温馨却要凄恻,
幸福中却要把命运写得凄清忧郁,
要玫瑰,
也要雪,
希望在嫣红的荔枝旁边开着二月的玉兰。
这种人不是魔鬼便是天使,
若是天使就是把爱和艺术带给人间的一个...
好的女人应有风姿绰约的外表,
高雅的气质,
温和宽容的脾性,
聪明的心灵,
丰富的心内世界,
深挚的情感和优雅的情调。
好的男人,
应有宁静晴朗的美,
高尚的情操,
深挚的情意,
广博的知识,
不同凡响的人格力量。
有真正历久不衰的爱慕及对所爱的人的关心、尊重,
并留出距离,
应有那种伟大的爱...
起码在艺术中若爱缺少了悲怆、忧郁的意味,
缺少了为爱的付出和牺牲,
缺少了难能的恒心和持久的爱慕,
无疑那爱失之浅薄,
那爱的分量太轻了,
生活中是否也是如此...
打扰了,朋友。
献上的是我今年元月至今,
每晚一只的生涩的果子。
辍笔吧。